pipipwns

黑羊俱樂部

[冰上的尤里][17年03月][キャンディとロロ/あらた]我的維克托[維克托×勇利]

沒事吵一吵,提神又醒腦,吵完上個床,感情勝蜜糖。越吵越黏糊的維勇二人,圍繞事業與愛情、戀人和家庭等話題吵了又吵,確認下了彼此屬於彼此的心意。維克托說,這並不是在吵架哦。是啦!你倆分明是在秀恩愛啦!


全本WB預覽請戳


各种各样 小涂鸦

1 勇利小时候

2 维克托的pheromone

3 尤里表演滑

4 维勇打闹

5 披集

6 维克多少年的时候




【维勇】AO3扫文每月总结之4月份:推荐与不推荐的文

Mark

Guilty Pleasure

之前也写过扫文手记(戳这里),几十篇放到一起也不知道哪些是后来添加的。于是我决定还是分月写总结,这样清楚点。


AO3是英语同人网站archiveofourown.org,我移动手机可以在网址前面添加https://直接打开


文章并没有按照好坏排序,有很推荐的排在后面,我在这里点出强烈推荐的几篇:

1. 185/120

6. Hot Russian daddy fucs a horny Japanese slut [AKA Viktor Nikiforov/Yuuri Katsuki REAL sex tape leaked]

7. Icebreaker

8. Maelstrom

21. Twenty Five Hours 


1. 185/120

1k短文完结。超!级!好!看!设定是勇利已经到了圣彼得堡在雅科夫手底下训练,面对一个说啥干啥还会做便当的学生,雅科夫表示我之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T_T 最后一句话很搞笑,总之强推。


2. The Boyfriend Experience

目前已经将近14w字了,11章,作者预定19章完结,真特么长...

雷点预警:勇利大奖赛砸了之后,失去了学校给的运动员奖学金,无力支付学费,于是做了prostitute/escort,第一个客人还是Chris,哈哈哈哈哈,后来他也没有放弃滑冰,只是不参加竞技比赛了。

讲真作者也没有女性化勇利,对escort也有比较专业化的描写。只是看到勇利真的把这个当成自己的profession,表示内心很复杂。文章有他与其他客人的不特别具体描写,我是跳着看的,现在的进度是勇利要到圣彼得堡去单独与维克托过周末,维克托以为这只是商业关系,其实勇利已经要洗手不干打算认真恋爱啦。


3. Break the Cycle

26k完结。傻白甜,维克托是事业有成的建筑师,在Chris的画展上,碰到了还是读研究生的勇利,一见钟情。然而因为误会两人后来分手,勇利对前男友恋恋不忘,一边以为对方只是把自己当游戏,一边又无法抑制地,额,go to bed with him。

第一章就是肉,hot。后面情节相对而言就太傻白天了,那个误会哈哈哈。整篇很轻松,有兴趣有时间可以看看。洋妞品味有时候也挺迷的,这篇和上一篇赞数都很高。


4. Butt Stuff

26k还没有完结。哈哈哈哈搞笑文,勇利不可描述的位置得了病(一开始我以为是痔疮,后来发现不是,具体位置是菊花上面一点的部位),维克托是要每天到他家里去帮他换药的帅气护士。

作者文笔抽风搞笑,可以一看。


5. The Cashmere Train

2.6k短篇完结。domestic bliss,勇利给维克托买了件手感极好的克什米尔毛衣,可维克托只穿过一次。

这作者就是第一篇的作者RC_McLachlan,文笔真的好,就是只写短篇。


6. Hot Russian daddy fucs a horny Japanese slut [AKA Viktor Nikiforov/Yuuri Katsuki REAL sex tape leaked]

14k完结。这篇真的要强烈推荐!Do yourself a favor, go read it!

情节就是维克托手机丢了,里面有一段他和勇利的sex录像,被人上传到了网上。文章一多半是仿社交网络,里面有网友对他们的调侃,和各个选手对他们的保护。

我一开始以为这篇里勇利会哭个不停,非常受伤,总之崩溃。惊喜的地方在于作者文笔好,对他的处理也很好,事情发生后他虽然也和维恰冷战,却撑着始终坚持去训练,最后一章里他对这个录像有了自己的看法,特别暖!这篇里没有我和我爱的人享受鱼水之欢,不要羞辱我类的说教,结局棒哭。

最后一章把那段录像完整描述了遍,so damn hot。

简单介绍下里面的社交网站:Twitter/Facebook大家都知道,Porhub是某免费成人向影片网站,4chan是匿名论坛,里面好多猥琐男,Buzzfeed是消息类网站。


7. Icebreaker

6k短篇完结,接近3k赞了,真的很棒!强推!

从第三者视角进行,勇利退役后到大学读书,建立起了学习小组(实际上是他的迷妹小组),后来大家发现了他和他男票居然曾经这么厉害。里面勇利苏苏苏,迷妹同学各种可爱!非常棒!


8. Maelstrom

4w多字完结,将近5k赞,也是圈内名篇了,我居然现在才看。

时间循环设定,维克托发现自己总是会在同一天醒来,不能进入下一天。维恰刚开始表现会显得有点asshole,他之所以会循环往复地过那一天,其实也是女巫的惩罚,或者说帮助——重复了很多天后他重视起身边的所有人,有点明白了生活的真谛的意思,最后打破循环。

很快维克托就和勇利认识了,在那一天勇利狗死了,维克托就与他相识,在无数个那一天假装重新认识他、安慰他,特别暖。最搞笑的是他们一般会上床,而维克托最后一天才知道那是勇利的...


9. RC_McLachlan的三篇肉文

就是我说的那个文笔很好的作者,她写了三篇肉。事实证明文笔和肉的火辣度成正比。

Immaculate Dream, Made Breath and Skin

勇利从小就幻想过和维克托上床是种怎样的感觉,万万没想到真人太特么刺激了。First-time,接近3k短篇完结。


10. With the Engine Inside

2k短篇,Chris送了个小玩具,勇利用它拍了个小短片,wink wink。


11. Full

天太火辣了。1.6k短篇完结。Chris的小玩具待在勇利的身体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12. The Real Victor Nikiforov

28k还没有完结。披集帮勇利弄了个相亲网站账号,勇利看到了一个维克托的高仿号并坠入爱河,事实证明那不是高仿号...虽然没完结,可情节线走得差不多了,轻松傻白甜。


13. 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dating a man with children

2.8k完结。作者是SassySalchow,写了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总之就是维克托has a major crush on勇利,然后心碎地发现他喜欢的汉子居然已经有了三胞胎...(当然是误会)


14. Dirty Little Secret

36k完结。总之就是两人初相识的时候,维克托是20多岁的大学生,勇利还是15岁在上中学,当然这段感情就必须避开众人视线。

设定挺吸引我狗血的内心,然而可能是我和作者不投缘,后面觉得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看...从kindle里删了。


15. Dot, Dash, Star*

20k未完结。灵魂伴侣设定,有灵魂伴侣的人身边会漂浮有一颗星,按他,你和你伴侣的星会同步闪烁,伴侣之间借此便可以用摩斯电码交流。维克托的妈妈因为某些我不想剧透的原因,制造了文章的虐点。

雷点注意:每个人可以有不止一个伴侣,勇利以为自己的伴侣死掉后,有了新的伴侣,居然特么是尤里!WTF!两个人聊得还挺好。这里的设定是伴侣分为感情向和柏拉图向,尤里是柏拉图向的,并不是恋爱关系,tag里也没打这对。


16. Exceeding Expectations

8k完结,5+1。两人在一起了,勇利不敢告诉维克托自己还没有过性经验,于是两人5次没做成功,最后终于上垒。傻白甜。


17. Distraction

8k肉。写得特别好,肉也拿到了2k赞。两个人从比完赛到上车到旅馆,各种忍不住,那种性张力描写极好,维恰苏爆,总之推荐!


18. Omerta

56k完结,人气很高(4k多赞),然而放上来我好怕自己被打...

全篇都是雷点密集,不喜欢的请直接绕道:维克托是俄罗斯黑帮的老大,勇利是花滑选手,后来做了stripper,被看中绑架到俄罗斯,之后就是rape以及一系列很黑暗的情节。

作者真的很会埋很drama的点,比如后面揭露维克托当初到底是为什么看中勇利,以及维克托对于两者之间扭曲的、充满他个人幻觉的“爱”的认知,很酸爽,很狗血,难怪人气高。

这种情况下我要预警3个点:1. 披集有上线,后来很惨...2. 尤里彻底黑了,因为勇利的缘故,他被禁止与Otabek见面,尤里一怒之下就rape了勇利一次,真的是纯暴力凌虐,一点爱都没有,奥尤在这里戏份其实也不重啦。3. 勇利最后结局...一言难尽,我觉得他是疯了,看完的可以评论区和我交流下。


19. Beside the Dance Sea

13章18w字完结,原谅我现在只看到40%。维克托是畅销书作家,来到苏格兰的一个小镇寻找新的写作灵感,勇利是当地旅馆老板的儿子。

文章整体氛围很有国外小镇的那种平和的气氛,我曾经去加拿大一个不到2万人的小镇住过,就是那种感觉。节奏很慢,镇上有自己的报纸,有一家冰激凌店,大家会经常举办各种派对。作者不急不忙地以维克托视角描写他在镇上的生活,其实还挺享受的。不过不推荐一晚上看好几万字,看多了有点腻。

小镇临海,勇利的真实身份其实是Selkie,一种国外比较熟知的神话生物(以下内容tag里就有,不是剧透),他有一张海豹皮,穿上就可以变成海豹,脱了就是人的形态。很多时候,遇到Selkie的爱人,要将他们的海豹皮偷走,好防止他们游回大海离开。剧透下,维克托没这么干。


20. Blood is thicker than

目前1w字左右还没有完结,萌!维克托是有钱有势的模特,他突然发现自己数年前一夜风流,有了个孩子(尤里),妈妈去世,希望维克托去找到孩子。结果孩子已经被领养了,没错,就是芭蕾舞团的勇利。

这篇文真的特别萌!一开始维克托要硬抢孩子,勇利就很崩溃,文章走向应该是enemy to lover,就看作者怎么写了。

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设定是雅科夫是土豪维克托的律师,雅科夫前妻是单亲爸爸勇利的律师,很搞笑。这篇文如果拍成电影,肯定是国外的那种轻松爱情喜剧,棒棒哒。


21. Twenty Five Hours

2w多字未完结,其实主线剧情都写完了,作者说差个小尾巴,不影响。

特别棒!无法言语得棒!我在Tumblr上看到好多人干嚎好看,我看完之后加入了他们的干嚎。

没有那晚的宴会,勇利与维克托相识于机场,在25小时的飞机上,两人完成了相识——相恋——吵架——崩溃——和好。初相识的时候,维克托不知道勇利是滑冰选手,向他道出了自己退役的心思。吵架也是勇利的自卑心理爆发,作者对两人的那种心理描写极好。

其实给你个复杂的设定,就算是流水账也能把文章一点点写下去。但是就25小时,就一个机舱内的空间,能在有限的时空设定内写出精彩的文,见功力。文章远比我描述得要有意思,请去看,谢谢!


22. No Less Unthinkable

8w字完结。作者眼熟,神夏圈之前有篇很好看的文,叫The Least of All Possible Mistakes,就是她写的,文笔有保障。

一共三章,全文是勇利的成长史。第一章描写的是勇利遇到维克托之前的经历,主要是他在密歇根大学读书并且训练比赛的事情,二三章就是结合动画的情节来写。

第一章勇利已经有过自己的date,包括one night stand,作者文笔好,处理得好,不雷。我觉得这点挺美利坚的,就是年轻人的情感和身体探索,喜欢的就看,不喜欢就算。


————

4月盘点完毕,虽然文章数量不多,可实际上也好几万字了,我真是闲得慌...5月再见!

[维→勇]胜生老师这句怎么造

ooc设定。话说勇利从来没接触过滑冰,大学是沉浸在日本文学的语言爱好者。碾转下到美国学习英语,然后留校任教日语入门的tutor的设定

维克托是音乐系的 32岁老学生 (花滑退役后突发奇想继续了童年的音乐教育)。不知何故拿了挺冷门的日本语101这门课, 然后喜欢缠着tutor要把奇怪的句子翻译去日语(给老师说的原因是喜欢上了一个可爱的日本人,想要追ta来着)


维:what is "your xxx is so good" in japanese?

勇:wah! Don't you ask anymore victor!


OK我要睡了哈哈


[维勇] 勇利的嘴唇怎么肿的♥


小四格。勇利不小心被某人说服接了一个日本巧克力广告。制作人还拍板说维克多先生务必一起拍 (因为两人人气太高惹) 笑


结果是一个神马广告 (掀桌)


勇利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两人还是从圣彼得堡飞回日本拍的广告♥


手机拍的图,我尽力了 sorry //(ㄒoㄒ)//

我开了个 nsfw insta。本命维勇。渣图/手机残念/老了不会用这些网站什么的/占tag抱歉


用来囤自产的维勇狗粮。 来一个练手的如上


勇利在自己忙 (害羞 (咳咳


不知道会不会被hx 吗


哎哟 手机上传就是(碎念ing


【维勇】有三次维克托想和勇利一起看电影,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薄青

有三次维克托想和勇利一起看电影,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两人交往中,圣彼得堡同居设定

*私设如山

 

【一】

 

 

维克托发誓,他再也不和勇利一起看电影了。

 

 

上次他是这么想的,上上次也是,上上上次还是,更别提上上上上次了!

 

 

回想起来,可能从他决定和勇利一看电影的那一刻开始,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个错误。

 

 

维克托拿出给短节目选曲子的劲头来挑选电影,再敲定好一个看电影的时间——不会早到让人提不起劲也不会晚到观影中途就想睡觉。地点也很重要——勇利根本不喜欢去电影院!这点维克托也表示赞同,每次他在电影院里看电影都要被隔壁嚼爆米花的声音给吵到。总之,诸如此类的事情,维克托都考虑到了,他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因素来破坏自己和勇利的电影之夜。

 

 

终于,激动人心的日子到来了!维克托拉好窗帘,打开投影仪,马卡钦也被刚刚喂过,不会在看到一半时饿得汪汪叫。

一切都很完美。完美的地点——维克托的家中,完美的时间——看完之后他们还有时间进行讨论或干点其他事,完美的……恋人?

 

 

“完了吗?”勇利生了个懒腰,他的镜片上折射着一层斑驳的光影,“那就睡觉吧。”

维克托瞠目结舌——这就睡觉啦?明天明明不用训练!他压着勇利,不让对方起身,“勇利不喜欢这部电影吗?”

“唔……还好吧。”他可爱的恋人苦恼地把眼镜摘下来(不然又得被维克托压变形),“片子里那个女主角叫什么名字?”

维克托一下睁大眼,“没有名字!”他说,“这片子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名字!”

勇利眨了眨眼,看上去不太能接受这个设定。“是吗?”他继续回想剧情,“那里边的那个男人——他应该是男主角吧?一直在告诉她去年夏天自己与她相见了……他们真的认识吗?还是那个男人编造出来的谎话,想骗女主角去做些什么?或者是女主角丧失了记忆?不然她不会记不得去年夏天……”勇利认真分析了半天剧情,“可片子就结束了,还什么都没说啊?”

维克托颓然地把头埋在勇利的肚子——以马卡钦的名义发誓,他非常爱自己的男朋友,勇利的浑身上下,从内到外,没有哪点维克托不喜欢!——除了他看电影的品味!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好几次。勇利是个合格的观影者——他从不在看电影时吃东西,也不会中途就开始和维克托讨论剧情。他看电影时总是抿着唇,专心致志地看着银幕,就像看比赛视频那样认真!

问题是看了之后——“海里是没有出路的。”上次勇利看完后如此说;“他为什么要选择自杀?”上上次他是这么评价的。还有上上上次,上上上上次……

倒不是说他评论得有多么不对,而是维克托喜欢看的那一堆电影:像什么《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四百击》、《狂人皮埃罗》……那些电影本来就没法评说——剧情一片混乱,可以说根本没有!人物关系要么极度复杂要么极度简单,有时候连人名都没有!画面也是,一会来个跳帧,一会快速剪辑,一会从中断开。除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电影学院的那些倒霉蛋,根本就没人愿意去看!

维克托在这之前也不是没尝试过:米拉看完片头后就找借口溜了!尤里更是发话要把维克托的珍藏影碟掰断。格奥尔基倒是陪他看了一半,并留下了意味深长的话,“如果有人愿意陪你一起看完这些片子,他一定对你怀着深深的爱。”

可不是?所以维克托找到了胜生勇利!

 

 

【二】

 

 

胜生勇利对看电影没什么别的要求。

 

 

他什么片子都看:电影院新上映的那几部;西郡三胞胎喜欢的动画片;在底特律时披集借了《死神来了》全集,是他们休息日的固定消遣(后来披集又去借了一套《德州电锯杀人狂》);《星球大战》上映后他也被同学拉着去排队看首映,领到的小周边至今还躺在抽屉里;优子还和他一起看过几部《情书》、《花与爱丽丝》,那个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在维克托问,“勇利最喜欢哪几部电影”的时候,他被难住了。

 

 

喜欢哪几部呢……勇利想回答,“随便什么都好”。也确实是都行,他并不挑片子。但维克托是不会对这个答案满意的——他一定会用那双钴蓝色的眼睛看着勇利,一直看到最深处,迫使勇利交出内心的答案。

“那……看这部?”

 

 

维克托并不喜欢自己挑的片子——这点勇利看出来了。第一次看完后,维克托就把手指放在了下巴上,表情异常严肃,好像勇利刚在他面前狠狠摔了一跤——但他还是没说什么。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为什么,”在看完《毕业生》后维克托终于忍不住发问,“为什么勇利总是挑这些片子啊!”

 

 

勇利反而被他吓了一大跳,“什,什么片子?”

“上次的邦妮与克莱德在结尾处被打成了蜂窝!”维克托愤怒地掰着手指,“上上次的比利在去佛罗里达的途中莫名其妙就被卡车司机开枪打死了!还有上上上次……”他把头转过来,“这些都算了,这次!”

“这次的结尾不是很好吗?”勇利企图让他冷静下来,不要带着马卡钦在房间里乱窜,“你看,伊莲和本杰明一起私奔了。”

维克托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瘫在沙发上,他看着显示屏上的画面:那个被称赞“极具有新好莱坞特色”的经典结尾。穿着婚纱的少女和迷茫的毕业生。两人逃出教堂,随便找了个公交车坐上去——他们不知道这辆车的终点站在哪儿,亦如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结局就这么定格在两个年轻人的表情上——他们先是快乐地相视一笑,然后迷茫,挪开视线,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私奔是私奔了,但是……”维克托组织不出语言,他多少有点明白勇利看那一堆左岸派电影时的感受,勇利正看着维克托,等待他继续说下去——勇利喜欢这些电影,并认为“结局就应该是这样。”

维克托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只是凑过来,又一次地抱紧了勇利。

 

 

【三】

 

 

在那之后他们就不怎么一起看电影了。有很多原因,比如训练太忙,马卡钦肚子还饿着,除了看电影外还有其他事适合情侣一起做……当然偶尔,他们还是会再尝试一下。

 

 

“嘿,”尤里翻了半天光碟,“就只有这些?”

勇利从厨房里探出了头——虽然他和维克托看电影时不吃东西,但尤里可不管这个——“里边应该还有?维克托你去拿过来?”

尤里迅速跳起来,拒绝维克托的接近,“我才不要看这家伙的收藏!”他异常生气地说,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只要拿过来我就把它们丢进波罗的海!”

维克托马上高举双手,希望尤里放过自己的收藏品。勇利切好水果,端过来递给他们。“那这些怎么样?”他打开电脑,“我昨天新下了几部。”

 

 

尤里对这些电影都兴趣缺缺——维克托的私人爱好就不用说了,勇利专门为他下的《美国队长》、《复仇者联盟》、《X战警》(他和维克托都觉得尤里应该会喜欢看这些超级英雄的故事)也没得到他的青睐。

“勇利你应该多下几部动画片的。”维克托在他身后小声说,很不幸,这句话被尤里听到了,于是他迅速关了电脑,火冒三丈地拉着维克托和勇利去了滑冰场——“你们一天到晚看这些无聊的电影,怪不得越滑越烂!”于是难得的星期天又变成了训练日。

 

 

+1

 

 

维克托感到想流泪,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这没什么好丢脸的——整个电影院里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在这么做,电影已经结束放映,可大家都不愿意离开。

除了勇利——勇利已经把包收拾好,还体贴地递了一张餐巾纸给他,“等你平静下来我们就出去。”他这么对维克托说。

 

 

维克托感觉有点生气,“勇利就一点也不伤心吗!”他粗暴地把餐巾纸糊在眼睛上,“在看了那个结局之后!”

勇利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要伤心?”他反问维克托,“他们彼此的梦想都实现了啊。她已经变成成功的女演员,他也开了自己的爵士酒吧……”那双玫瑰棕的眼睛单纯无辜地看着维克托,“这样不是很好吗!”

 

 

维克托的舌头又丧失了功能——在面对胜生勇利时,他那让整个冰协都跳脚的好口才不知去哪儿了——他只是哭得更厉害了点,一片餐巾纸根本不够用:勇利他是真心这么认为,觉得这是个好结局。

有温暖的触觉从眼皮上传来——勇利想要给他换一张餐巾纸,却发现换几张都不够维克托用。他只好俯下身,亲吻了维克托的眼睛。

“没关系的,”勇利在他耳边说,“我和维克托都是滑冰选手呀,而且,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

“现在,我就在维克托身边,不会离开。”

 

 

所以,好歹成功了一次吧?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十指相扣,把手握得紧紧的。维克托的眼睛还有些红肿,但那都不算什么事。他和勇利走过大街小巷,走到家附近。成排的路灯就像山顶的星空,斑斑驳驳照在他们身上。

“勇利你看,这里也有个椅子!”

“那不是一直都有吗?”

“所以现在就来跳舞吧!”

“哈?”

“先跳JAZZ,然后跳tango,我也好想试试Waltz呢……”

“……”

“诶,难道说勇利全都不会跳?”

“那怎么可能!”

 

 

“那么,”维克托把手伸向他,他头上一片星光,眼中一汪海水,“和我一起跳舞吧。”

 

 

FIN.


--------------

只是想讨论下他们喜欢看的电影类型。

维克托邀请勇利一起看的电影:《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四百击》、《狂人皮埃罗》

勇利喜欢的电影:《邦妮与克莱德》、《逍遥骑士》、《毕业生》

简单来说就是法国新浪潮左岸派和美国新好莱坞的冲击……

最后他们一起去看的是《La La Land》!这个倒是很好看出来。

PS.尤里最喜欢的电影是《狮子王》,所以维克托建议勇利去下动画片是正确的。

【维勇】未定式.

Cry

梓浸

summary:勇利直到某一天才发现,他的国家和维克托的国家因为文化差异,戴戒指的含义似乎给对方造成了巨大的误会……
  

*一发完 



  
◇  

  
  俄罗斯的三月初还在透着冬季的寒气,玻璃上被糊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建筑被一层白茫掩盖又藏在了视线看不见的地方。
  
  清早的冰场从第一个人进入开始,夜晚的休眠渐渐的变得热闹起来。
  
  胜生勇利和维克托是最后才到冰场的,推门而入的时候,冰场中几乎所有的人的视线都投向了两人。胜生勇利搓着被冻僵的双手,冰场中的暖气扑面而来,将他的眼镜蒙上了水雾。
  
  整个冰场里似乎只能听见冰面下的制冷机在呼呼作响。
  
  「唔……看不见了。」
  
  还有些许的声音回荡在俱乐部里。维克托笑笑把手中端着的两杯热饮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伸手拿下了胜生勇利眼镜。
  
  后者回头看着对方拿着他的眼镜,小心翼翼的用着围巾擦拭了干净,又给他戴在了脸上,冰冷的指尖触碰到了他的脸颊,胜生勇利不禁打了个寒颤。
  
  「维克托,你的围巾被弄湿了。」
  
  勇利的的言外之意是完全不需要这么做,他只要用带过来的眼镜布就可以了。
  
  「没关系哦,我帮勇利擦好了。」维克托笑着,又端起了热饮,递给了勇利。
  
  早上买早点的时候也是这样。
  
  维克托总是在帮他做很多事情。
  
  俄罗斯的冬季过于严寒,九州的冬季都不会比这里的春季还冷,这是他来到俄罗斯的一个星期,他几乎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体,维克托还调侃他看起来又似乎变成了那个去年刚见面时的小猪。
  
  他早上出门要带着围巾口罩帽子,总是把自己武装的严严实实的,这样才不会漏风,但是胜生勇利没有戴手套的习惯。
  
  维克托也没有……准确的来说,胜生勇利其实很早就意识到维克托似乎戴上了戒指以后就把昂贵的手套丢在了一边。
  
  他早上本想帮着维克托端杯子,但是对方牵起他的双手放进了温暖的口袋里,擅自端起了杯子。
  
  「这样就不会冷了,冻伤了可不好受勇利。」胜生勇利看着对方的指尖泛红,脸颊和耳根也被冻的通红,然而对方穿的比他少多了,也不会觉得很冷。
  
  至少他做不到像维克托他们俄罗斯人一样从小冬泳来抵御过于的寒冷。
  
  「杯子也是暖的。」维克托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其实走一路早就凉透了,胜生勇利默默的想着,他没有说出来。自从他来到俄罗斯以后,维克托以一种惊人的变化呈现在他面前,尽管在尤里或者其他队员面前还是一样的毒舌。
  
  胜生勇利能感觉出来,对方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到了一种曾经让他感到恐惧的地步。
  
  是有什么变了吗,其实胜生勇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变了,他和维克托在日本也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即使现在到了俄罗斯也是在同一间公寓。
  
  
  「勇利,要我帮你用微波炉转一下吗?」
  
  胜生勇利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摇了摇头,他不想再这么为难维克托了。
  
  「我已经喝完了。」勇利把杯口朝下倒了倒,他看见维克托一瞬间露出了失落了神情。
  
  维克托为他做了很多的事情,让维克托一边当着选手还一边当着教练已经是相当任性的行为了,他现在还住在维克托的家里。
  
  他不想什么事都如此的麻烦维克托。
  
  「勇利……我很难过。」维克托放下手,「我们都这样的关系了,你应该多多依靠我才对。」
  
  胜生勇利听着维克托的措辞,疑惑的看着他。两人依旧用着流利的英语对着话。不过为了能在俄国更好的生活下去,能够一个人去超市买菜,也不需要在维克托出差的时候让尤里陪同,勇利现在正在努力的学习俄语。
  
  但是这不代表他的英语退化了。
  
  关系?教练与学生吗,还是什么关系?
  
  他从维克托的语气里读出了别的感情和意味,他觉得维克托指的似乎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教练与学生。
  
  嗯……那朋友?
  
  胜生勇利苦思冥想着,应该也不是……毕竟他曾经说过他不想让维克托当朋友当哥哥甚至是教练,他只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
  
  胜生勇利的眉毛有拧在在一起的趋势,好算雅科夫实在忍无可忍的吼声,才将胜生勇利从思考的苦海中解救出来。
  
  胜生勇利趁着维克托弯腰系鞋带的时候,戳戳了对方发旋,对方捂着头抬眼惊愕看向他的时候,勇利已经对着维克托挥了挥手,滑上了冰面。
  
  他觉得这样做会让维克托高兴一些,那些令人烦恼的事情,总是会在他们的微不足道的互动当中一消而散。胜生勇利对于维克托的事情总是很敏锐,他哪怕是一上午都将心思放在了四周跳的巩固练习上他也能感受到维克托的舞步里多了一些缠绵的愉悦。
  
  完美的连续跳跃的动作,转身的时候还不忘对胜生勇利眨了眨眼。站在一旁休息的勇利注意到的时候脸红着又低了下去,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有一种全冰场的人都在盯着他的错觉,无论是熟悉的人还是新来的孩子,都带着好奇与探究的目光。
  
  他在站那里想落荒而逃,只是很快维克托就接着接续步的动作滑行到了他的边上。
  
  勇利知道维克托更本就没有在认真的练习,好像每一次都是自己在吸引着对方的注意力,跳到一半就抱上来的动作一天之内要做好几次。
  
  维克托的肢体接触很频繁,仿佛这样可以表达一种无以言表的喜悦。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听米拉说自从维克托回来了以后自身的迷茫与无助全部都化作了一种新的力量。
  
  「勇利休息好了,我们就去吃中饭吧,我知道一个地方哦。」
  
  勇利盯着维克托的眼睛,点点头。
  
  无论是什么样的要求,他没办法拒绝对方的请求。每当对方在靠近他,那双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眸子只注视着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胸膛就渐渐的变得炽热,能感受到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着,接近着对方同样的地方产生了其妙的共鸣。
  
  这种感情好像在融合,彼此纠缠着怎样的撕扯也分离不开。
  
  
  
  
  勇利被维克托牵着手,就是很普通的牵手模式,对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时有时无的摩擦着自己的手掌,隔着皮肤似乎能感受到血液的流动。
  
  在俄罗斯这个国家里,因为宗教的原因,他们始终相信着右肩上栖息的天使,那是最神圣的地方。他的右手无名指上也带着和对方一样的戒指。
  
  胜生勇利转头偷笑了几声,余光猛然瞥见在雪地里孤立的一家书店,门口还立着维克托的海报。一身黑色的比赛服装是维克托今年俄锦赛,欧锦赛和即将到来的世锦赛的衣着。
  
  踏在雪地上的噗娑声戛然而止,从冰场延伸出的脚印转了一个弯到了那家书店前面。书店的老板认出了维克托,勇利抱着附有那张海报的最新一期的杂志,听着两人用他听不懂的俄语交流着。
  
  他听不懂也不是很在意谈话的内容,他的思绪和目光再一次的被眼前的海报吸引了过去。
  
  自己憧憬的人,在赛场上令人无法移开视线的人,追逐了十二年的人现在就真真实实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和自己走在一起,住在一起。
  
  勇利嘴角勾起了笑容,把新买到的杂志又抱紧了一些。他还沉浸在『又收集到了一张维克托的海报』的激动当中,维克托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书店老板看见愣了一下但很快又说了一句话。
  
  他依旧听不懂,只听懂了维克托的『Спасибо(谢谢)』。
  
  维克托在感谢对方,勇利不明白书店老板说了什么维克托才会这样真挚的说出感谢的话。
  
  「维克托,老板说了什么。」勇利转头问道,维克托依旧牵着他的右手,两枚玫金的的戒指就像是有引力一般如同吸铁石紧紧的牢固着彼此。
  
  「他说的祝贺的话,在说祝福我们。」维克托笑着,「勇利也说声谢谢哦。」
  
  勇利抿抿唇,也对书店老板用着青涩的,发音不是很标准的俄语学着维克托的口型说了声谢谢。书店老板一直热情的挥着手,直到他和维克托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维克托的心情又好了一些,可能是因为先才老板的话。书店的老板在祝福什么呢,是祝福他们能在世锦赛取得好成绩吗。
  
  勇利不经意之间又瞥了维克托一眼,维克托在俄罗斯被誉为国家的英雄,连孩子们都知道维克托的名字,但是他不一样,他只是一个跟随着维克托来到俄国的异国选手,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
  
  「勇利才不是『随处可见』。」维克托捏了捏他的手,他一愣,才发觉自己刚才是把心里话说了出去。
  
  「勇利很可爱。」维克托瘪瘪嘴。
  
  「……维克托,男生被说可爱是不会开心的。」勇利叹了口气,无论他如何纠正维克托,或是带着强硬的语气别让他说这种话,然而维克托始终热衷这么说他。
  
  「可爱,性感,认真,会做饭,也会关心我……」维克托又咧嘴笑着,「勇利有很多优点,只是你自己没发觉,就算你在俄国也有人知道哦,维克托最引以为豪的学生。」
  
  勇利对这些坦然而又赞美的话,特别是从维克托嘴里说出来的没有一丝的抵抗力。他站在雪地里,脚下的雪似乎都要融化了,他有点晕乎乎的感觉,急忙伸手去捂维克托的嘴。
  
  维克托眼疾手快的抓住他伸过来的右手,亲吻着他的戒指。
  
  那双湛蓝的眸子好似只要盯着他就会焕发出无限的灵感和火焰。
  
  维克托总喜欢在表达对自己的感情或者是安慰他的时候亲吻他的戒指,就像是个仪式,郑重而又传承的古老。
  
  他一度的觉得维克托很喜欢这枚戒指。
  
  两枚戒指是他从巴塞罗那的珠宝店买来的,不能说是临时起意,也不完全是一开始计划好的。这是他的护身符,能联系着他和维克托,真的像有魔力般,即使是维克托不在的日锦赛和四大洲赛上,只要亲吻着这枚戒指他就觉得对方在他的身边,注视着他,为他祈福着最终的胜利。
  
  心中的畏惧与浮躁被平静和安宁所代替,耳边只有远去的鼓掌声和渐渐融入自己身体的音乐。
  
  起跳旋转落地,仿佛就是维克托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耳边的低语:『找到重心哦勇利』,『不要总想着跳跃』,『你已经成功了勇利』
  
  「维克托也相信这枚戒指带来的魔力吗?」勇利想把手缩回来,却被维克托牢牢的握住,雪地上又出现了鞋印。
  
  「……嗯,相信。」维克托小声的说到,「把勇利永远带到了我的身边。」
  
  声音小的维克托自己都听不真切,勇利只是听见维克托嘀咕了一声,看着对方的笑容,最终没再让对方重复一遍。
  
  
  
  
  

  
  
  勇利看着新一张的海报许久,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它和别的海报放在一起存进了床底的箱子里。杂志的封面也是维克托,是上个月才拍的,背景是莫斯科的红场,拍摄的角度还能看见克林姆城堡。
  
  他沉迷了好一会才翻开书的第一页,整本书特地花了几页的纸为维克托做了一期的专访。他很快就意识到,他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想想当年他学英语的时候似乎都没有如此的这么难,几页的专访他只能读懂个别简单的单词。
  
  『 Привет(你好)』、『 Спасибо(谢谢) 』还有『Виктор(维克托)』
  
  维克托的俄语发音和写法是继『вкусный(美味)』学会的第二个单词,每次他用着俄语的发音叫着维克托的名字,对方都能高兴很久。
  
  拥有严重俄语阅读障碍的勇利,甚至连大意都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拿着杂志去问维克托当时专访的时候说了什么。
  
  勇利迫切的想知道上面的内容, 穿着一套棉睡衣就跑了出来,敲了敲对面的一户的门。
  
  对方好半天才开门放他进来,勇利打了个喷嚏对尤里笑笑,后者给他倒了一杯暖胃的热牛奶,被勇利以『会涨脂肪』的理由回绝了,他很听维克托饮食方面的话,特别是俄罗斯的冬季严寒到必须要用高热量的食物和烈酒来取暖。
  
  冬季是勇利容易发胖的季节。
  
  用维克托的话就是这样,他只能一边吃着高热量的食物一边加大运动量,勉强维持着一个星期前的体重。
  
  「你看起来的确是比去年的大奖赛瘦了一些。」波波维奇打量着他,而尤里的目光一直放在勇利摊开的杂志上面。
  
  「这是什么?」尤里明知故问,一眼扫过去就能知道大概,也差不多知道了勇利过来的目地,「你只是想让我们帮你翻译这个?」
  
  尤里的尾调提了一个八度,语气里充斥着不满。还好和他同住的波波维奇是一个能控制得住场面的人,他拍了拍尤里的肩膀,拿起了杂志。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问维克托?」
  
  勇利看着尤里恼怒的表情,抿抿嘴,难道他真要说他是不好意思问本人才来的吗……
  
  「肯定是难为情了。」波波维奇好心的给勇利解了围,「毕竟上面有说维克托表示『我和勇利订婚是真的哦,拿到金牌就结婚也是真的。』」
  
  什么?
  
  结婚?维克托和自己吗?
  
  勇利愣了半天然后所有的慌张犹如涌动的岩浆喷涌而出。
  
  维克托不是在开玩笑,他知道,维克托对某些方面固执的谁都没有办法。
  
  但是他们什么时候订婚了吗,他想起巴塞罗那那天晚上维克托的确这么说了,难道不是开玩笑的,他一直以为当时维克托是在开玩笑。
  
  毕竟又不是真的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炸猪排饭,你是认真吗?」尤里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指了指勇利的戒指,「你和维克托。」
  
  勇利慌张的摇头摆手,连说了好几个『нет(不)』。
  
  「这只是护身符而已。」
  
  「啊?护身符?哪个人把护身符戴在右手无名指上?」
  
  尤里的声音又大了一些,他看起来很生气,但是勇利却不明白尤里的反应要这么大,在日本右手无名指上戴戒指的确是有寻求心灵上的安定之意,难道俄罗斯不是吗?
  
  「尤里奥……」波波维奇把手搭在了尤里的肩上,「他是个日本人,说不定含义不太一样。」
  
  勇利睁大了他那双棕红的眸子,双唇在颤抖着。
  
  「勇利……」波波维奇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他把杂志轻轻的放在了桌上,试图用着勇利能够接受的话为他耐心的解释着,「在你们日本它可能的确是护身符,但你知道每个国家习俗不太相同……俄罗斯的婚戒和订婚戒指都是在右手无名指。」
  
  这是古老的传统与宗教带了必然结果,右肩是天使栖息的地方,右手无名指在俄国象征着与心脏相连,虽然与事实不太相符,但是这是俄国人的浪漫。
  
  俄国的男人都渴望着能将戒指套进恋人的右手无名指,然后步入婚礼的殿堂。
  
  「我想维克托……也是这么想的。」
  
  

  
  
  
  
  他还记得他年少的梦想,银发的少年突兀的闯进了他的世界。他将自己的喜悦悲伤全部向对方倾诉,渐渐走近的彼此,他却从未想过要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 我想维克托……也是这么想的。 』
  
  维克托想跟自己……结婚?
  
  他们现在甚至连恋人都不是,但是他和维克托就算什么都不说,也能明白对方到底想说什么,两人关系根本不需要用『恋人』来束缚。
  
  胜生勇利的心在跳动着,他仿佛能听清自己心脏跳动的剧烈声音。
  
  但随后那种潜意识当中的喜悦渐渐的被慌乱与不安所代替。他穿着厚重的睡衣在暖气房里,却又如同站在十二月份的寒冬。
  
  窗外的大雪好似要将他淹没在一切的冰冷当中。
  
  为什么,为什么维克托要这么说,这的确是一个误会,他要如何解释,他若是说出去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还能维持现状吗。
  
  勇利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他猛然起身,连杂志也没拿就跑了回去,他站在门口看着从浴室出来的维克托,那种逃避的感情想要支配他的一切。
  
  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维……维克托……」他看着维克托,逃跑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勇利?你怎么了?」
  
  维克托向他投来了担忧的目光,他动了动唇,最终将头低了下去,不想去看对方的眼睛,那双眸子里流露的温柔能让他深陷的无法自拔。
  
  也许有一天他会和维克托分开,对方会结婚,会有孩子,然后自己渐渐的离开对方的世界,成为再无交集的平行线。
  
  这样的念头他在来到俄罗斯以后愈发的强烈,维克托对他的态度就像是对待恋人般细微,他甚至连挣扎的本能都失去了。
  
  也许他和维克托能维持这样的关系,直到自己退役,而不是现在这样的状况,因为一个误会而将对方束缚在自己的身边。
  
  「抱歉……维克托。」嗓子里仿佛有一块石头死死的压在嗓尖,房间里寂静的能听到维克托的呼吸声。
  
  「那个……关于戒指的事情。」
  
  勇利没有抬头,却能想象出对方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我不知道在俄罗斯,那个,右手无名指上是婚戒,所以……我……那个……」他吞吞吐吐解释的语无伦次,他干脆闭上了嘴。
  
  死寂的氛围令勇利感到窒息,他又想起了去年大奖赛上的那一晚。随后抬头瞥了一眼,维克托果然愣在了那里,擦着头发的手停了下来,毛巾也掉在了木地板上。
  
  「如今才来说这种话吗?」维克托快步上前,双手抓着他的肩膀,「难道勇利你想说,当时我都是一厢情愿吗?」
  
  「一厢……情愿……什么的,我只是……」勇利似乎想去反驳,下一秒钟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分辨不清自己对维克托是什么样的一种爱,用冰上的一切作为源点的感情,模糊的分不清界线。
  
  他的确是没有想过他会和维克托往恋人的关系发展,然而想到也许他退役以后再也不会和对方见面,就自私的希望时间能流逝的再慢一些。
  
  他想和维克托发展成那样的关系吗?
  
  他看见对方的湛蓝色中透着怒气与悲痛,胳膊被维克托抓的生疼,他却连反驳的力气也没有。
  
  不想去思考,想要逃避,就像是以前的自己一样,消沉一段时间以后可能又会出现新的转机。他的确从未思考过,两人到目前为止关系水到渠成的理所当然。
  
  勇利睁大了眼睛看着维克托,随后轻轻的把维克托的双手拿开。
  
  「对不起。」他闷声的说,然后是关门声。
  
  维克托看着紧闭的房门,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毛巾,戒指在灯光下反着光芒,他盯着戒指出神了许久,那一晚的胜生勇利,他好像还能从对方的瞳孔中看见浩瀚的星河。
  
  站在教堂里面,听着圣诞节的颂歌,无声的交换着戒指。
  
  二十多年来维克托从未觉得有那么的美妙,无法用语言去描述,如红酒般的耐人寻味又掺杂了伏特加的浓烈。
  
  他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心脏的确是在跳动,他的生命不是为了自己一人而活,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他以为他得到了勇利,他得到了这个世上最宝贵的财富。他以为对方也抱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将戒指套在了他的右手无名指上。
  
  他以为他什么都不说,两个人就会一直这样,直到将来的一天他向勇利求婚然后走进幸福,一辈子。
  
  『没想到勇利是这样一个自说自话的人。』
  
  「没想到勇利果然这种自说自话的人。」
  
  回复他的只有无声的死寂。
  
  
  
  勇利从隔天开始就一直在躲着维克托,好像这样的冷漠就能将问题解决,他时不时的往维克托的方向瞥去,依旧是完美的动作和四周跳,只是心不在焉的连曲子的节奏也对不上,平时搭理的整整齐齐的银发也翘起来几缕显得有些凌乱。
  
  尤里和波波维奇还拿着那本杂志在冰场里四处传播,但是现在好像人人都知道事实并没有杂志上说的那样『关系很好到下一秒就要结婚了』。
  
  「他们这是怎么了。」米拉拿着杂志看了又看,两人的现在看起来很快就会结束关系。
  
  「这是爱……」波波维奇刚说了几个字,尤里就瞪了他一眼。
  
  「我觉得可能要结束了。」
  
  米拉惊呼了一声又急忙捂住了嘴,两人站的地方甚至都没人敢去接近,雅科夫想吼也无处出声,看似吵架的两人没有耽误练习的进度,完成度百分之百,除了表面上的浮躁和无法带入音乐的感情以外,只要在比赛的时候把状态调整好,其中一人夺冠是毫无悬念的。
  
  勇利能听见尤里他们的窃窃私语。
  
  他听不懂,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这个冰场他也只不过在这么多年来的电视上见过多次,他步入这里不过才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他记忆中还保留着他曾经回到长谷津时的感触,他在电视中看见媒体对这个冰场的采访,维克托和尤里有说有笑的样子。
  
  那时的自己是怎样的,失落还是自责,希翼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和维克托站在这里。他想都不敢想像的愿望实现了。
  
  然后呢,这只是个小误会,为什么他们两个人要这样过不去呢。勇利不明白,他只不过不想让维克托一直被这样一个误会所蒙蔽而已。
  
  那么他自己呢?
  
  勇利低头看着冰面上模糊的倒影。
  
  希望交错着彼此的人生直到死亡将两人分开吗。
  
  
  
  勇利踏着别人经过的小路,又经过了那家书店。那家书店门前的海报又换成了新的一张海报,他打着伞在路边伫立了许久,走进了那家书店。
  
  那个老板似乎立即认出了他热情的给他了一个拥抱,然后把新的杂志塞进了勇利的怀里。勇利愣愣的站在一旁,直到对方用英文问他维克托为什么没和他一起来的时候他才扯扯嘴角勉强的一笑。
  
  「维克托去夏威夷接拍摄的生意去了。」他看了看了怀中的封面,可不是嘛,维克托站在沙滩上带着墨镜,展露着令人着迷的笑容。
  
  勇利想了想,还是决定买下来,他刚想付钱老板却说免费给他了。
  
  「我家的书店开了几十年了。」老板突然解释到,「从十几年开始就能看到一个男孩每天从这里经过。」
  
  是维克托……
  
  勇利眨眨眼盯着老板,继而听对方还在继续说着。
  
  「后来才知道他叫维克托,不过那时候他都出名了,他喜欢在这里买些书,所以我们很熟,前几天他带你来的时候很高兴和我说『你看这是我恋人哦,我们已经订婚了』。」老板咯咯的笑了几声,「祝福你们。」
  
  老板将前几日说的祝福的话,用英文又重复了一遍。
  
  勇利动了动唇,最终也只是说了声『谢谢』。
  
  他可能隐隐的有所察觉,他喜欢维克托,他喜欢维克托身上的一切,优点缺点他都喜欢。他一直喜欢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无可救药的专注了十二年。
  
  晚上他拿着杂志去找尤里再次翻译的时候,对方直接把书扔给了波波维奇。
  
  波波维奇耐心的给他做着解释,勇利听完以后,抓着杂志不知所措的鼻子一酸,然后眼泪打湿了杂志的纸张,变得褶皱起来。
  
  尤里和波波维奇无论怎么劝说似乎也止不住他被冲垮的泪坝。他混混沌沌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深夜才被尤里好说歹劝的送回去。
  
  晚上他躺在床上听见客厅里传来了细微的动静,马卡钦的犬吠响了几声又逐渐的低沉下去,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
  
  他一惊,是维克托回来了,但是他进客厅只发现了维克托的行李在放在客厅的一角,鞋架上的那双金色冰刀的冰鞋已经不见了。
  
  他犹豫了好一会,穿上了衣服也跟着跑了出去,还未被雪花覆盖的脚印最后终止到了冰场。
  
  门半掩着,连灯都没有开。划开冰面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勇利轻轻的推开了门,鞋柜旁边还放着维克托的鞋子,他放轻了脚步,看见了在月光下行走于冰上的维克托。
  
  温和的月光穿过了窗棂,冰屑被跳跃的动作带起,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银色,像星屑般迅速消散开来。
  
  4F。
  
  维克托的代名词。
  
  维克托似乎看到了他,却没有停下动作,冰刀划在地面上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每一声都能往勇利的心上刻上一笔。
  
  熟悉的动作他已经许久没有看见了,维克托的悲伤被灌进了动作里倾泻出来,一个人在独白着无法达成的愿望。
  
  『Adesso fa' silenzio。
  
  『 Se potessi vederti,Dalla speranza nascerà。
  
  L'eternità。
 』
  
  维克托缓缓的张开双臂向他滑来,双臂交叉的怀抱好似要他轻柔的拥进怀里。
  
  『 Stammi vicino,Non te ne andare。 』
  
  对方踏在冰面又离他远去,动作像是挽留着已经逝去的爱人,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着。
  
  『 Ho paura di perderti。 』
  
  勇利曾将这首曲子看了一遍又一遍,模仿了一遍又一遍,他站在那里,不是激动也不是感动。
  
  泪水顺着脸颊滴在了地面上,他就低头捂着脸一遍又一遍的擦着泪水,冰刀划破冰面的声音停止了。勇利抬眼望去,维克托连冰刀套都未来得及套上,就跑了过来将他紧紧的拥住。
  
  哭声还在继续,维克托焦虑的不知道如何能够安慰着此刻看起来这般脆弱的勇利。
  
  「明明自说自话的是勇利吧……」维克托露出了很少见的慌张神色,「我可是接到尤里奥电话就回来了,听说那时候勇利哭的很惨。」
  
  勇利哭的更凶了。
  
  「我没有自说自话,我也没有哭的很惨!」
  
  只是一个误会,又何必将他逼到这样的地步呢,逼着他去思考如果他退役了以后离开维克托会怎么样,为什么要让他去思考这些事物。
  
  
  『其实比起『恋人』这个称呼我更喜欢用『勇利』这个称呼哦,因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生当中只有一个的勇利。』波波维奇翻译出了最后一句话,一旁的尤里嘴中的牛奶差点没喷出来。
  
  
  他以为这些都是他的奢望,他停留在那种模糊不清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爱的层面从未深入的想过,他可以停留在原地,直到退役后淡出对方的记忆。
  
  他普通的随处可见,但是维克托是世界瞩目的冰上帝王
  
  「勇利并不普通……」
  
  「勇利的一切都在吸引着我,我并不想要这样的最普通的关系,我想做勇利的恋人,未婚夫,丈夫,就像着这样。」
  
  「 никогда(永远)。」
  
  勇利没有听懂维克托的最后在说什么,只是对方双眸里倒影着自己,他再也移不开视线。玫金色的戒指还戴着自己手上,滚烫的触感顺着自己的指尖和血液炽热了心脏。
  
  维克托牵起勇利的右手,亲吻着戒指,虔诚的誓约者在做着永恒的承诺。
  
  『 I battiti del cuore,Si fondono tra loro。
  
  Partiamo insieme,Ora sono pronto。

  
 
  
  
 
◇  
   
  
  维克托牵着勇利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夜晚的小路边只有两人, 他将手指插进了对方的指缝中,往勇利那边又靠近了一些,这条年复一年重复相同景象的街道, 某个人终于告别二十多年的孤独身影,找到了能够依偎的对象。
  
  
======EDN======= 
  
  
  *黑体字为『伴我身边不要离开』的原歌词。
  
  
  其实我当时的脑洞是这样的:
  
  两人互戴戒指的场合。
  
  (normal版)勇利:紧张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想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在赛场上不再紧张,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维克托一定会理解的吧,一定会的吧,会的吧!有了这个我一定拿金牌的!(拿出戒指戴在了对方右手无名指上)
  
  (ooc版)维克托:&#*&%$#,勇利好可爱啊啊啊啊啊,戴戒指的样子也好可爱,他他他他居然戴在我右手的无名指上了!!!!这算是订婚吗订婚吗!!!勇利想跟我订婚啊啊啊啊!!!没关系勇利等你拿到金牌我们就结婚!(拿出戒指戴在了对方右手无名指上)
  
  其实想的事情不一样,其实做事还是相当默契的_(:з」∠)_
  
  ↑
  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大毛的套路_(:з」∠)_
  
  我去面壁,我去面壁思过,去面壁_(:з」∠)_